当前位置: 主页 > 宇宙影音 >令人期待、失望、上瘾的哲学 >

令人期待、失望、上瘾的哲学

时间:2020-06-17 
 

文︰凡夫

一些朋友在 Facebook 讨论哲学的特质和哲学普及教育。我做点笔记,把自己的看法略作综合,也供各位参考。由于时间不多,我把想法和一些回忆点列出来,不免显得东拉西扯。大家可以把它们当故事看。

1. 我曾颇受哲学的功用困扰,约十多年,并因此数次想放弃哲学作爲自己的志业(很搞笑吧? 「你以爲自己是什麽? 」 )。有好友以爲我一心钻研哲学,他们只是美化我的处境。到今天我仍常念及自己所学的不足。当初令我走进哲学之门的主要是李天命的书(他出版的我都看过)和论语。

2. 李天命的书一方面啓发我对哲学的兴趣,也曾令我相信哲学对人生的贡献极爲有限。后来,我放弃了李天命很多对哲学的看法,也逐渐放弃相信好的哲学必须爲人生赋予意义和明确答案的看法。正因这转变,我觉得我的思考深度和严格程度逐步提高了。有人或会认爲这是一大退步,甚或李天命所说的哲学家的堕落。我并不同意。

3. 我所接触的主要是英语世界的哲学,固有其界限,但也使我受到一些严格的思考训练。有朋友认爲我这麽说,是展示了英美哲学的霸权。我觉得他们离题了。无论如何,严格的思考训练的重要之处,其实不应只是英美哲学传统的需求,它是哲学思考重要的一环。

4. 说些故事。我有两位朋友本科读哲学,后来他们认爲哲学无法给予人生指引。他们也相信,所谓哲学思辨,到底只是个人的直觉,并没专业哲学家所珍视的思辨可言。他们更相信宗教为他们(和其他人)带来明确指引。

这使我联想到两件事。其一,黎智英曾讨论自己的读书习惯。他说自己要从书本裏获得明确指引,如果只是把自己的想法(大家知道他是深信海耶克那一套的)挑战来挑战去,实在受不了。他说,他要一套理论助他行事。

海耶克那套我不熟悉,但黎智英不愿深究对(所谓)自由市场的严厉批评,这点很明显,也令他的思考埋下许多盲点。我看过黎智英大约四本书,不知大家同意与否,他对经济与社会的思考跟他的人生观是丝丝入扣的。但我看不出爲何所有市民都要接受他的人生观。

其二,与基督徒讨论时的苦况。很多教友乐于论证爲何他们相信宗教、爲何你们也要相信他们的宗教。但遇上哲学问题多多的人,他们会劝你:只要信。若如此,爲何他们当初要论证这麽多?议论下风则声称只要信,议论上风时则雄辩滔滔,并不诚恳。有时他们责怪你的人品,人品不佳,迷失本心,看不到真相。

5. 有些学问,要直指你的本心,要你有灵明感通,或要你像小孩那样。记得罗素(Bertrand Russell)在自传提过,有些小孩从小就爱欺负别的小孩,甚至虐待动物。要似哪一种小孩才好?(有朋友会觉得我庸人自扰,迷失本心,其实我爱看王司马的牛仔漫画,我觉得温暖。)

6. 事实上,有人嫌人生哲学(例如儒家人生哲学)啰嗦独断。对此,谈人生哲学的学者未必理会——因爲我们要解决迫切的人类问题,要啓发人类,把他们引领到某方向。然而,哪个方向?黎智英的方向?陶国璋的方向?厌恶尼采的罗素的方向?欣赏尼采的Bernard Williams的方向?觉得哲学家搞笑也无力的林语堂的方向?

不要紧,因爲把自己的想法挑战来挑战去,实在受不了。想起黎智英的读书态度。

7. 对哲学认真的人,绝少否认严格思考之重要,其实他们也很难否认这点(要説明严格的思考训练的重要之处不容易,但我假定这点没太大可议之处)。

问题是:严格的哲学思考使人明白到哲学之难,其难处之一,是对于伦理、社会和政治道德、知识的基础等问题,难以紧握一套完整而且肯定的答案。(英语哲学界中Ronald Dworkin是当今少数提出一套贯穿人生、道德、社会伦理、法律基础的学者,他的学术自信令人汗顔,但完全拥护他的理论的学者看来极少。)

8. 如果哲学家不能给予啓迪人生的指南,那我们还交税支持哲学研究?愚蠢的决定?扰人的哲学家可能会回答︰你假定了哲学研究是纳税人必须支持的。

9. 严格的哲学研讨对很多人显得无关痛痒。不过,上述两位看淡哲学的朋友每遇到哲学论证对他们的信念的挑战时,似乎显得不安和烦扰,这种情绪通常反映了哲学思考对人类(包括信徒)并非无关痛痒的。以爲赶走了蚊子,它们根本杀不死。放弃哲学讨论和思考不可以吗?可以的,会令很多人更舒服。因人而异。

10. 该如何説明电影、文学,或哲学经典(如论语、逍遥游)对人的啓发?他们跟流行英语世界的哲学论述并不相似,难道它们没爲人类带来哲学上的啓发?

不同学科本来轩轾难分,我们也极难为哲学的本质作确当的界定。但不少哲学家会问以下问题:当我们感到受啓发时,这是否说明我们更了解真相?有些人读了论语很感动,但也许他们因此误解了道德的本质(或许尼采比孔子更了解道德的本质);有些人读了尼采很沮丧,也许他们因此更掌握道德的本质。感觉良好与接近真相有本质上的区别。以上哲学议题,如认真看待,便要细心求证。何不放弃无底綫的哲学讨论?没有不可以的,大部分人安于如此,在此并不是要批评他们的人生。

11. 我们会认爲普及哲学(哲普)——至少是部分哲普——是有重要意义的。这点该如何説明?

简言之,我们很多人都认爲一些目标是有价值的,例如批判思考是重要的(这点争议性不算太大),因此,我们认爲教导学生批判思考是重要的。那麽,伦理学问题呢?形上学的问题呢?普及这些学问是否重要?这就不易説明了。

擧个例。如果你关心伦理问题,很难不去讨论相对主义,一旦深入讨论相对主义,就会陷入一连串艰难的哲学问题,例如︰何谓道德直觉?有道德直觉这东西吗?人类的情感是否相近?如人类的认知与情感差异极大,我们还可以相信有客观的道德判断吗?如果有,该有多少?相关的哲学着作极多,有些理论艰深,无法深入浅出,故此难以普及推广(例如:该如何普及推广Gilbert Harman对道德的本质的立论?我想不到。)。

此外,要普及哪套理论?将某套理论(例如Peter Singer对道德的看法)普及以后,能否裨益大衆?(未必能裨益大衆,例如,如果你对道德的看法接近尼采,你会觉得推广Peter Singer不但可笑,甚至误导听衆。)那就推广不同的哲学立场吧!这方案可能较佳,但当中涉及的问题很多,要説明此方案最终能裨益大衆,并不容易。在此未断定这方案应否採纳。

12. 有时我们会认爲,一些哲学教师和着作深受欢迎,这多少证明了他们对人的重要性。对此我有怀疑。李洪志的信众也很多,但由此无法断定法轮功是扎实的学问,或李洪志是良师益友。不是说陶国璋先生就等于李洪志,只是说︰支持者多寡,不能説明相关学问的可靠程度或价值高低。如以人数多寡决定,情形会很荒谬;例如我们不必再探讨学问的功用和价值,投票便可。

(说起来,我认识朋友读过陶国璋先生的书而共鸣不多。根本问题之一:人的认知和情感差别可以很大,哲学的功用之于不同人亦不一样。如有人认爲陶先生讨论死亡哲学的观点啰嗦,我认爲我们不必大惊小怪,反而更明白人心的差异与哲学作爲学问之难。)

13. 惯于严格思考哲学问题的人,常深感哲学之难。如没感到,恐怕是一种损失。我想起几种抱怨︰期待哲学啓发的人,抱怨哲学家繁琐离题,吝啬贡献。然而,一些爱慎思明辨的人,抱怨别人想得太少也过分乐观。

大概还有这一类人︰他们惯于慎思明辨,未能发现使人类一劳永逸、安顿生命的答案,于是,他们抱怨那些敦促他们尽快找到答案的人。他们部分人甚至怨恨那些推广爱与正义的人,因爲他们多少也渴望爱与正义,但深思的个性,使他们备受乐观者的情绪和言词困扰,甚至被乐观者边沿化 (marginalised)。这些抱怨或怨恨,都很平常。笑骂的人、淡然的人依旧。看,很多精彩的哲学论述,在灯火阑珊处。

相关文章︰

哲学的变革有需要和有可能吗?说食不饱︰哲学为何不能「直接解决」人生问题?你想寻找智慧、解决人生问题?对不起,读哲学帮不到你

相关资讯
推荐图文
人科航空科技|发布话题|书屋旷视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